项目名称:东莞保利滨湖堂悦

业主单位:保利湾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建设地点:广东 东莞

建筑面积:1839㎡

景观面积:15000㎡

设计时间:2019

竣工时间:2020

设计公司:水石设计-米川建筑工作室

主持建筑师:谢湲 徐晋巍

建筑设计团队:陈璟 张帅 贾改 严何 何艳娇 庞淞允 黄婷婷 胡之超

景观设计团队:张淞豪 王艺霖 刘鹏 李梦龙 刘佳芮 陈啸 张祥 孙丽 常宏涛

摄影师:吴清山


Project Name: TANGYUE LAKESIDE GALLERY

Owner: Poly Bay Investment Development Co., Ltd

Construction site: Dongguan, Guangdong

Building area: 1839 ㎡

Landscape area: 15000 ㎡

Design time: 2019

Completion time: 2020

Design company:W&R  Micron Architects

Architect in charge: Xie Yuan, Xu Jinwei

Architectural design team: Chen Jing, Zhang Shuai, Jia Gaiyan, he Yanjiao, Pang songyun, Huang Tingting, Hu Zhichao

Landscape design team: Zhang Songhao, Wang Yilin, Liu Peng, Li Menglong, Liu Jiarui, Chen Xiao, Zhang xiangsunli, Chang Hongtao

Photographer: Wu Qingshan





本项目位于东莞市麻涌镇,基地南侧是环境优美的华阳湖湿地公园,北侧正在建造一座传统岭南园林。设计希望传承岭南建筑文化,在自然万象景象中找寻人心迹契合的感官感受。

岭南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要道,也是西方文明与华夏文明交流的窗口。“中西合璧”就成为了岭南建筑的一大特色。将这种中西合璧的特性在设计中巧妙的表现出来,是设计最初的思考与挑战。


01 

西法东境

东方建造哲学强调整体,往往通过一组空间序列来呈现,如“园林”,建筑作为客体,属“阴”。西方建造逻辑则强调纪念性和标志性,充满力量与体积感,建筑作为主体,后配以景观与之相称,属“阳”。本次设计将建筑本身作为一个西式建构的纪念性的外部形象,同时在内部空间的塑造上承载一座园林的空间意境,此谓之“西法东境”。

南侧的华阳湖湿地公园是开阔的、充满野趣的自然景观;北侧的岭南园林是精心布局与设计的人工景观。基于这样的环境特质,我们将建筑空间一分为二:朝南面与华阳湖相望,朝北面与岭南园林相对。朝南属阳,风景开阔,对应的室内空间应当是完整无遮挡的,窗外美景尽收眼底;朝北属阴,景致玲珑,引入“鸳鸯厅”概念,将时序、气候、景色等因子融入空间之中。

如何将一座“园林”植入一栋建筑之内呢?就如中国卷轴画的表达,她所呈现的并非一副静止的画面,而是基于空间与时间的叠加——是对于一段时间中动态景象的静态表达,通过分离的视角来实现。我们希望空间像一幅徐徐展开的、连续的视觉图画。通过将游览动线拉长,使得空间序列以一种欲扬先抑的方式逐步呈现。


 02

化象为境

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讲:空灵中传出震荡,神明里透出幽深,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是中国艺术的一切造境 。情境是象的连续体、象的叠加,形成一种场,一种氛围,一种情绪。通过形体的叠加和互相的借融,来表现空间的深度,暗示空间方向以及时间的延续,把三维空间转译更多维度的体验。

我们营造了四处不同意境的景观,在有限的环境中讲述不同的景观想法,形成多维空间的意境体验,提取文化装饰符号与岭南园林传统民居元素语汇,运用新材料技术,用现代手法演绎景观意境。


03

建构

整座建筑采用轻盈的钢结构作为骨架,深灰色金属屋面和灰色半透明玻璃窗共同勾勒出屋顶的轮廓,也塑造了室内的空间。运用仿木铝板作为室内外檐下空间的饰面材料,以保持空间的延续感。

硕大的坡屋顶和深远的出挑是传统建筑中最重要的部分。它既是等级的象征,又是遮风避雨的檐下空间。我们意图强化屋顶的双重身份,同时出于对室内一阴一阳两种空间在建构层面的呼应,形成双顶大屋面的创新形式。

双向屋脊间的三维空间曲面作为整个建筑的采光天窗,卷曲而上形成半透明的屋顶,与另一侧屋顶形成对话关系。从华阳湖对岸远望,仿佛一高一低、一阴一阳的两重山峰悬浮于水面之上,形成独一无二的标志性形象。

在立面上,以大面积的玻璃幕墙作为整个建筑的围护性表皮,保证室内外空间的相互渗透。入口两侧及楼梯间处的部分界面采用肌理自然的白洞石与大面积通透空间,突出建筑的体积感。


04

造园

王澍先生曾表示园林不只是园林,而是针对基本建筑观的另一种方法论。以有限的面积,造无限的空间便是种妙处。我们希望能营造一种邀人进入的纯粹情景,呈现出一种以小观大、以近观远、由内望外的微观世界,且能抵御外界的纷扰,自成生趣。

压低的檐口,轻盈的柱廊,后退的界面形成富有岭南气候特色的檐下空间,最大限度的将外部景观容纳到建筑空间中来。建筑不会孤立于环境而成为视觉的中心,她与人和自然相融合,成为场景中的一部分。建筑此时充当 “配角”的属性,成为一个望向景观的“视点”。通过框景和借景的方式,将环境“装裱”成画。

南侧朝向华阳湖的一侧是完整的大尺度空间,结合倾斜的屋檐形成陡然放大的,充满张力的内部空间。并以玻璃幕墙为围护表皮,创造出连续观景的通透界面;北面朝向岭南园林的一侧,用一串象征亭台楼阁的小尺度空间依次排开。

在靠近屋檐的外边缘处,以疏朗百叶围合出整片的灰空间作为室内空间的延续,一侧镶嵌镜面不锈钢,另一侧用仿木饰面装饰。这些百叶通过长转轴固定在地面和屋檐之下,又可灵活转动,转动时所观之景像一幅徐徐展开的岭南园林的画卷。

在靠近屋檐的外边缘处,以疏朗百叶围合出整片的灰空间作为室内空间的延续,一侧镶嵌镜面不锈钢,另一侧用仿木饰面装饰。这些百叶通过长转轴固定在地面和屋檐之下,又可灵活转动,转动时所观之景像一幅徐徐展开的岭南园林的画卷。

冷巷截面面积较小,经过这里时风速会增大,风压会降低,与冷巷接通的各房间较热的空气就会被带出,较冷空气就会进入补充。通过内部日照较少的狭长通道空间的冷空气与建筑内的热空气,形成冷空气循环,成为“会呼吸的建筑”。

建筑内部的“游园”动线环绕庭院展开。我们将水引入庭院内,并试图让本无形的水以雕塑感的方式呈现。流水潺湲,自西向东,落入涟漪。水体四周满铺灰白色砾石,充满禅意。


05

游园

由室外曲折蜿蜒的景观序列导引,于北侧豁然开朗的水域之上,“升起”一轮“满月”。这便是建筑的主入口。入口以半透明U型玻璃围合成半圆形体,又于其上设半圆月洞门。整个形体漂浮在水面上,与倒影相映成 “满月”,寓意“海上生明月”,成为整个设计的点睛之笔。

入其内,有天光从顶而降,却不得窥其全貌。向左,是沿纵深方向压低的长廊,右侧有光透过庭院漫射进来,此为“艺廊”。此处有二种路径的选择:其一,从艺廊的左侧,进入连续的三个玻璃盒子,再经由盒子间的狭缝来到北面的灰空间,在这里可以喝茶、可以赏景;其二,在艺廊的尽头右转,在庭院的东侧驻足,或继续向右,进入朝南的大空间,一副完整的华阳湖景图霎时映入眼帘,强烈的空间尺度对比,创造出戏剧性的视觉张力。

南面一整排玻璃门可以朝湖完全打开,来到屋檐之下的平台,可凭湖远眺。继续向西,空间变得越来越高,这便是整个游园动线上的“高潮”空间。远端悬空飘浮一 “半亭”,那是二层的接待空间。其下置一长桌茶台,颇有意蕴。沿西侧尽端楼梯拾级而上便可进入“半亭”,也可继续向前走。二层的走道空间被屋顶的轮廓所塑造、挤压。朦胧的天光洒下,又是另一番风情。继续向东,左侧有一处平台伸入底层的“盒子”空间,视线也顺着倾斜的屋檐落下。最后,由东侧的楼梯下至一层,回到艺廊。至此,便游赏完了整座“园林”。


06

依水造境

墙体强调块面形制,屋檐上翻,前后叠加,典雅装饰,深浅变化,塑造光影造境的叙事空间。水韵翡翠撩起一池轻舞,倩影随风飘动,优雅与空灵之感无限交融。

特选造型冬青对望圆窗,长条树池,勾勒空间方向,暗示空间的流动。朦胧屏风,虚实对比,互为借景,自然渗透每一个空间。

面对一池清水,清澄明镜,领悟道家渊远的深意,追逐心中独有的那份宁静。水池中心置入松石砚台,清新素雅,为各个视点创造不同的视觉意境。


07

呈现

东莞保利滨湖堂悦在建构上追求结构与形式的统一,在空间上追求叙事性和张力,在形象上追求挑战与创新。它既是复杂的,又是纯粹的;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既是人工的,又是自然的。这是一次寻求“西法东境”,打破界限的探索与实践。